客服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客服电话:13612961817
热门地区  |  广州市  |  深圳市  |  东莞市  |  惠州市  |  福建  |  山东  |  浙江  | 
当前位置:首页>>职场指南>>职场规则>>就业个案报道的四个层次

职场关系

就业个案报道的四个层次

一直以来,就业典型是就业报道的重要内容,从下岗再就业模范人物到主动在西部、偏远地区就业的大学生。近年来,也有一些“另类”就业典型通过媒体传播,如 “北大学子卖肉”、以及大学生当保姆、修鞋、卖破烂等。有些报道只是把这些事例罗列出,仅仅把这些个案当作吸引人眼球的噱头。就事论事报道,缺乏深入挖掘和拓展延伸。

  2006年1月12日,《大连晚报》的一篇题为《北大学子待业在家穿糖葫芦》的报道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不小反响,许多媒体转载、追踪、挖掘,网络上的论战持续了半月有余。在关注北京大学大连籍毕业生武小锋就业问题这一经典案例的同时,媒体并没有仅仅就事论事,而是由此事发散注意力,解决问题、探讨原因、引导就业,并扩展到大学教育的某些弊端、高等教育产业化后的就业压力、大学生的择业观、人才环境、人才机制,以及所谓的“北大光环”等衍生议题。媒体对于此事的报道呈现出四个不同的阶段,所体现的就业典型报道的利弊得失,以及报道原则和报道思路值得深思。

  一、某些媒体将事件当成爆炸性新闻炒作

  前些年,随着东北重工业的转型,《大连晚报》的就业报道关注的主要内容是下岗职工再就业。帮助数万名下岗职工实现了再就业的戚秀玉、吸纳几十名“两劳”释解人员就业的柏力等再就业典型,都曾是连续报道的对象,也曾在一定范围内引起反响。随着近几年就业报道重心的转移,《大连晚报》的就业报道关注对象在不断扩大,特别是大学生的就业问题,成为新的关注焦点。

  2006年1月中旬,《大连晚报》记者闻峰在与大连普兰店市安波镇的一位干部闲聊时,得知该镇有一名北大医学部毕业生毕业半年多了还没找到工作,在家里帮父母穿糖葫芦卖。这位干部认为记者交际面广,请记者帮忙给他找个工作。北大毕业生、待业在家、穿糖葫芦……闻峰意识到,这种巨大反差构成了“爆炸性新闻”的一切要素,而且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时下大学生就业问题的尖锐性。同时,作为一名记者,如果能够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帮助他找到一份可心的工作,也不失是一件双赢甚至多赢的好事。本着这样一个初衷,2006年1月12日,《大连晚报》以《北大学子待业在家穿糖葫芦》为题,报道了武小锋的境遇,并分析了他未找到工作的一些原因。

  这篇报道迅速被全国多家媒体转载,但是也有一些媒体却仅仅简单地就把它当作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进行炒作。有媒体断章取义地称,学校老师称武小锋给北大丢人,接收卖糖葫芦北大学子的企业老总感觉挺悲哀,以此哗众取宠。甚至有的媒体充满娱乐精神地推出了“北大毕业生的求职启示:武小锋可预见的4个结局”。有的媒体在武小锋到鞍山就业后,竟称家乡大连令武小锋伤心……

  不可否认,“武小锋现象”是一个极佳新闻素材,对于媒体来说,如何对待这个素材,反映了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媒体炒作与解决武小锋的就业问题毫无裨益,对引导就业、探讨大学生就业的症结所在也毫无意义可言。在媒体报道就业问题时,如何把握报道的尺度,是需要格外注意,否则过犹不及,不但伤害报道对象,甚至会伤害到媒体的公信力。

  二、解决问题 力求实效

  《大连晚报》报道“武小锋现象”的最低目标就是解决问题,帮助武小锋找到工作。这是媒体报道就业典型的第二个层次。《大连晚报》为武小锋组织了专场的与用人单位的见面会,还为武小锋与全国各地的五十多家企事业单位牵线搭桥。报道见报后,很快引起较大反响,两天时间,百度搜索到的相关报道就有200多条,并一路蹿升,一周后达到近2000条,网友评论更是不计其数。新浪网特意为武小锋设立了专题,跟踪报道。巨大的传播效应引起了全国范围内的关注,大连、沈阳、鞍山、北京、厦门、深圳等地的五十多家企事业单位向武小锋伸出了“橄榄枝”。一夜之间,武小锋的命运在媒体的关注下发生了逆转,从一个求职无门待业家中的落魄书生变为争相追捧的可造之才。大连市人事局、大连市卫生局也先后找到他,希望他留在大连。最后武小锋选择了鞍山一家民营医疗企业。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工作,问题得到圆满解决,也达到了我们的初衷。

  笔者认为,在就业报道中,尤其是大学生的就业报道中,媒体应抱着解决问题,为党和政府分忧的态度进行报道。

  2007年5月末,《大连晚报》记者闻峰再赴鞍山对武小锋进行了回访,发现虽然一年多过去了,武小锋依然寡言少语,但他工作务实用心,受到领导同事的好评,公司还和他签了五年的劳动合同。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武小锋现象”的报道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

  三、从客观层面探讨原因

  经媒体报道,武小锋顺利就业,但对武小锋的报道并不能就此为止。《大连晚报》开始从宏观层面探讨武小锋为什么不能就业的原因。

  现在回过头来看,“武小锋现象”虽然有目前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的大环境,也有其自身的原因。性格内向不善言辞使武小锋在社会交往中失分不少,武小锋所选择的专业本来就业面就窄,加上他一开始只把择业目光放在了北京、上海、大连这样的大中城市的事业单位,更使他的就业前景雪上加霜。

  在家赋闲半年之后,媒体把他推上了风口浪尖。记者2007年回访武小锋时,武小锋曾坦言:“媒体的关注一方面确实给了他帮助,另一方面也给他带来了压力” 。也许是压力使他成熟了,他最终抛弃了想到事业单位、到大企业工作,想留在大城市的想法,选择了鞍山一家民营医疗企业,并且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在武小锋的就业过程中,媒体自然功不可没,但武小锋的观念转变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无疑给那些即将毕业或者已经毕业还未就业的大学生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范例。

  北大毕业生都有找不着工作的,这虽然是个个案,但从某种程度表明,目前中国大学生的就业形势已经十分严峻。面对如此严峻的就业形势,要转变观念。不光是学校和学生要转变观念,学校要根据市场需要培养学生,大学生也不要盲目攀高,非大城市不去,非大公司不去,非外企不去。用人单位、就业主管部门也需转变观念,一些用人单位的一些简单工种动辄要招硕士博士,工资又开得极低,这也是当前就业困境的一个主要原因。可以说,“武小锋现象”是当下大学生就业问题一个集中体现,既有特殊性,又有普遍性。涉及到教育体制、高校扩招、就业观念,甚至城乡差距等诸多方面的因素。媒体对这些问题的探讨大多数是建设性的,对于引导大学生就业,转变大学生就业观念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对决策者制定促进大学生就业的政策,也会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

  如何把握这些与就业相关的因素,涉及到媒体在就业报道中的角色定位,以及思路的拓展延伸,进一步深入报道。

  四、思路的拓展

  新华社从贫困生在就业中的劣势这个角度切入,提出了一个大学生就业公平的问题。中央电视台“社会纪录”栏目不但对“武小锋事件”进行了全程报道,还就“武小锋现象”进行了深度探讨,提出了社会的关爱和帮助到底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这样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问题……一些媒体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包括大学教育弊端、高等教育产业化后的就业压力、大学生择业观、人才环境、人才机制,甚至所谓的“北大光环”等。

  如果只满足于给武小锋找到工作,这个报道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通过“武小锋现象”探讨问题,引导就业,才是这个报道真正的价值所在。《大连晚报》报道“武小锋现象”时值大连市两会召开期间,“武小锋现象”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大连晚报》集中报道了人大代表对“武小锋现象”的看法,这些观点包括“政府要为毕业生找工作牵线搭桥”“高校设置的专业越细找工作越难”“ 人才交流信息不对等、不畅通”“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不适应”等方面。可以说,透过“武小锋现象”使大学生就业问题引起代表、委员的关注,对于解决大学生就业一些体制和观念方面的问题,无疑起到了推动作用,对于引导就业也大有益处。

  在就业报道中,媒体不应该只是解决问题,就事论事,还应该从现象到本质,进行适当的挖掘和引导,一方面让人们尤其是大学生们认识到当前就业形势的严峻性,不要盲目乐观,另一方面也要从观念上进行引导,帮助更多的“武小锋们”找到工作。

  “武小锋现象”经《大连晚报》独家报道之后,全国有十几家媒体跟进报道,由于立场和切入点不同,“武小锋现象”出现了各种不同的解读方式,有的为他鸣不平,有的为他出主意,有的为他找出路,也有的用“归缪法”得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比如人才环境不好、读书无用论、读北大无用论等等。针对这些论调,《大连晚报》及时发表了题为《读北大无用论是对武小锋的误读》的言论,对这些论调一一进行了批驳,起到了正面引导和示范作用。

  “武小锋现象”既可以从正面进行解读,也可以从负面进行解读,从某种意义上讲,从负面解读也许更切合一些读者心理,从而达到轰动效应。但是这种表达方式对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并无裨益。媒体时刻不要忘记自己承担的社会责任,要坚持正面示范的原则,不能把大学生就业报道引入“偏门”。

  现在,“武小锋事件”已经成为过去,“武小锋现象”可能还会存在一段时间。“武小锋现象”报道的意义不在于给一个武小锋找到了工作,而是在于避免千千万万个武小锋的出现,这也应该是媒体在关注就业问题时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

热门职位

MORE
嘉权表业加工厂
恒晋(东莞)金属制品有限公司
深圳市好运莱钟表有限公司
深圳鹏晖科技有限公司

人才推荐

MORE

中国钟表网 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services@chinawatchnet.com

中国钟表网 编辑: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Email:editor@chinawatchnet.com

QQ群:76582291(收费会员) | 79109118(钟表采购)
           18605093(钟表圈2) | 227050792(钟表圈1)

投诉建议: +86-0755-83251984

客服热线: +86-0755-83266212/83236721

传真热线:+86-0755-83228663

办公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华强北振兴西路505栋2楼288   邮政编码:518028

钟表网二维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1505号